|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您当前位置:甘肃天华集团 >> 书屋 >> 浏览文章

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小城的的落寞与生机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0日 | 浏览次数: | 作者:佚名 | 【  】 【关闭

 
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小城的的落寞与生机
迟子建的最新小说《候鸟的勇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近日,迟子建的最新小说《候鸟的勇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部小说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从1986年在《人民文学》发表首部中篇《北极村童话》,到2018年出版这部《候鸟的勇敢》,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迟子建共发表了五十多部中篇,它们的体量多是三五万字,但这部中篇有八九万字,成为迟子建中篇里篇幅最长的一部小说。
因为有了预设字数的限制,在写作过程中,迟子建下笔多有节制,及时将多处情节和细节消隐,不以恢弘示人,在有限的篇幅中展现出了极高的叙事水准。她以干净唯美的笔触,直面现实世界的罅隙、日常的波澜。她写那些精神迷途之人的爱与悲痛,写他们的欲望与沉溺。正如此书的终审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应红的评价:迟子建的小说的特点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淳”,淳厚、淳朴、淳美……篇幅虽不长,却容量丰厚,饱满有力度,是她写作功力的体现。
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小城的的落寞与生机
阿来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子建在小说的后记中写道:“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所以《候鸟的勇敢》中,无论善良的还是作恶的,无论贫穷的还是富有的,无论衙门里还是庙宇中人,多处于精神迷途之中。”迟子建的书写正如东北白雪苍茫的黑土地,白色的一面是良善,黑色的一面是恶念丛生的世间,没有人比她更能击中那些世情中的善恶了。
最近东北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社会学家、经济学家都站在各自的角度分析东北,作为出身东北,并且长期致力于躬耕书写东北的作家,迟子建对这片土地爱的热烈与深沉,她以一支莽莽之笔写就对东北的眷眷之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习焉不察,充满体温的文学东北。《候鸟的勇敢》既写出了东北的落寞,也写出了东北的生机。她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因孤独与善良而相拥的情感。这些人事、情事、心事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阿来所评价的迟子建:有了俄国地理学家的对乌苏里的考察记录,那些土地就成为了俄罗斯真正的边疆。而有了如迟子建这一系列文字的书写,黑龙江岸上这片广大的黑土地,也才成为中国人意识中真实可触的、血肉丰满的真实存在。
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小城的的落寞与生机
“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现场
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蓬蒿剧场特别策划,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召开新书发布会,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候鸟的勇敢》新书片段,阿来则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在对谈环节,阿来提到迟子建小说结构的丰富,层层“交响”。他认为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而迟子建的这部小说从自然界出发,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这是一部品质很好的小说,好小说值得用各种语言去朗读。
迟子健提到她创作这部小说时的一点感想,她始终钟情于自己生活的黑土地,依然能在这片土地里面发现当下生活里我们所面临的焦虑、矛盾、欢笑、坚忍,探讨了我们面临的自然生态的潜在威胁、人际关系的复杂、贫与富差距造成的心理错位等等各种问题,在小说中尽自己现在的思考和能力去实践。评论家潘凯雄认为迟子建的这部作品呈现了社会的多样性、复杂性,呈现着这个社会的进步以及它的问题,也呈现了它的变化,新时代新经济正在重塑新的生态。值得一提的是,迟子建亲手为新书画了羽毛插画,用在了扉页和内文页角。
现场气氛热烈,活动结束后,读者们热情高涨,在线上的“灯谜”群里仍在继续朗读这部小说。据悉,这些热心读者都是陪伴了迟子建二十几年的老读者,正如迟子建所说,正是读者照耀着她在极寒之地继续前行跋涉。
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小城的的落寞与生机
《候鸟的勇敢》  迟子建  人民文学出版社
《候鸟的勇敢》内容简介
红尘拂面,风雪来去,所有的翅膀都渴望着飞翔!
迟子建最新小说力作
没有人比迟子建更能击中那些世情中的善恶。
过了凛冽的寒冬,南下的候鸟就要北归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起,瓦城里的人像候鸟一样爱上了迁徙。冬天到南方避寒,夏天回到瓦城消暑。对于候鸟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总是春天的。能走的和不能走的,已然在瓦城人心中扯开了一道口子。
每到这时,金瓮河候鸟自然保护区管护站的张黑脸便会回想起自己曾在一次扑打山火时路遇猛虎,幸得白鹳相护,躲过一劫。而管护站站长周铁牙则会伺机逮上几只野鸭,带回城里,打点通路。
一场疑似禽流感的风波爆发,令候鸟成了正义的化身。在瓦城人看来候鸟怕冷又怕热,是个十足的孬种。可如今,人们却开始称赞候鸟的勇敢。小城看似平静安逸,却是盘根错节,暗流涌动,城外世外桃源般的自然保护区,与管护站遥遥相对的娘娘庙都未曾远离俗世,动物和人类在各自的利益链中,浮尘烟云……
作者简介:
迟子建,女,1964年元宵节出生于漠河。1984年毕业于大兴安岭师范学校。1987年入北京师范大学与鲁迅文学院联办的研究生班学习,1990年毕业后到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工作至今。1983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出版有八十余部单行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白雪乌鸦》《群山之巅》,小说集《北极村童话》《白雪的墓园》《向着白夜旅行》《逝川》《清水洗尘》《雾月牛栏》《踏着月光的行板》《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散文随笔集《伤怀之美》《我的世界下雪了》等。出版有《迟子建长篇小说系列》六卷、《迟子建文集》四卷、《迟子建中篇小说集》五卷、《迟子建短篇小说集》四卷以及三卷本的《迟子建作品精华》。曾获得第一、第二、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等文学奖。作品有英、法、日、意、韩等***译本。

甘肃天华集团欢迎您!
您有什么疑问,
请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
电话:Tel:0931-8770890
  • 客服一
  • 客服二
关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