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您当前位置:甘肃天华集团 >> 书屋 >> 浏览文章

(美文欣赏)冬天的树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1日 | 浏览次数: | 作者:佚名 | 【  】 【关闭

        我下乡的地方是小兴安岭北麓,那里其实没有参天的红松,罕见一棵马尾松或落叶松,也总孤寂地远远站在那里。在我看,松柏在隆冬依然靠针叶御寒,所以它们其实并没有坚韧舒展的美丽的枝。我们那里,成林的是桦,最多的是栎,东北人叫柞树,因为结橡子也叫橡树。最高贵的也就是椴树,老乡们都说椴木细腻,是打家具的好材料。桦挺直,往高处伸展枝丫;栎则更关注自己树冠,所以一般长不高。栎的叶子冬天枯干成黄褐是不掉的,寒风从它们周围穿行,发出的声音,居然并不震颤。
  我自以为,树之最美是在所有叶子都被秋风撕扯之后。为什么?有叶子的时候,是一片繁华,只看到一片丰腴绿的波荡。深秋时层林尽染,各种色彩交杂,被感动的还是色而不是树本身。只有随天气一天寒似一天,就像身上衣服一件一件褪去,树也才真正展示出它令人感叹之质。它的美是在它向凛冽的寒舒展出了那么丰富的枝。每一棵沉默在寒风中的树——生长得越久,就越多丰富的细枝末梢,它们一枝展开一枝,越来越繁复地伸展,将自己坚韧、倔强地印在严寒的天空中。天越寒,北风越肆虐,看到树的这种景象,我总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感动。由此我就固执地认为,再美丽的叶子的弄姿,也远没有骨架本质凝冻在那里所构成的美有魅力,那是被凝固的树的清高的庄严。(节选自《四季小品》/ 朱伟 著
                                                                                                                                                                            
甘肃天华集团欢迎您!
您有什么疑问,
请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
电话:Tel:0931-8770890
  • 客服一
  • 客服二
关闭在线客服